1941年秋,日军占领下的胶州,一片萧条景象。 华灯初上时分,县城开始出现一丝活气, 卖香烟的、春卷的、修理鞋帽的小贩渐渐多了起来。 县城东头的日军特高科内显的非常寂静,并且不时传来阵阵少女撕心的惨叫, 只见内最内侧的一间刑房内正进行着一幕令人发指的兽行 一名年约十八九岁的美丽少女被赤条条一丝不挂的呈“大”字型扣在一个刑架上 一名日军少佐坐在转椅上四名彪形大汉正在给少女上刑, 少女的玉体上满是鞭横晕死过去。 肥原进二少佐坐在转椅上看着昏死的少女陷入沈思之中。 一个月来,日军向华北战场运送弹药的军列遭到游击队多次阻击, 大量军火被截致使华北日军遭到八路军重创, 在城内多名日军军官被刺杀游击队神出鬼没的作战方式令日军参谋本伤透脑筋参谋本部给特高科下了死命令, 一定要找出游击队的隐藏地然后全部消灭。 日军为了消灭游击队,制定了周密的部属, 终于在一次围捕中抓住了一名游击队的女交通员 为了从她口中得到游击队的情报特高科制定了祥佃的审讯计画。 “哗”一名日军提起一桶冷水泼在少女一丝不挂的玉体上。 “呵---”少女醒转过来。 肥原进二走到少女身前托起少女的下巴道: “姑娘, 你的把游击队的情况说出来要不然-------” “呸!”少女突然一口啐在肥原进二的脸上。 “八格,看来不给你上点历害的你是不肯说的了。 肥原进二拍拍手,一名打手从刑具中拿来一个木盒, 打开只见里面放着十几支长约2寸的银针。 肥原进二淫笑着走到刑架前, 一手托起少女那白嫩尖挺的乳房道: “姑娘, 说吧要不然这麽美妙的乳房可就要变样了。” “不知道。” 少女偏过头去。 “啊----”少女一声惨叫。 只见一名打手将一根银针残忍的插入少女的乳头中。 “说不说”。 “--------” 少女不答。 打手再度将一根银针插入少女那粉红色的右乳之中。 “畜生,狗强盗,你们不得好死。” 少女叫駡着,一会儿,少女那两只尖挺白嫩的乳房上插满了银针, 少女也昏死过去。 “哗!”冷水再度泼醒少女。 “说不说。” 少女不答。 “八格,用妇刑。” “嗨!”两名日军淫笑着将少女从大字架上解下, 拖到一张刑床上将姑娘仰面按在铁床上,将姑娘的双手反绑在床后, 又用一个铁圈扣在姑娘的腰上然后用绳子扣住姑娘的玉足, 将绳子向两侧向上拉开这样姑娘的两腿便被分了开来, 一个年青姑娘最羞于见人的部位完全呈现在日军的面前。 : “姑娘,说吧!不然下面的刑罚可不是你这样的美貌的姑娘所能忍受的, 何况皇军是多麽喜欢你的肉体打坏了可就太可惜了。” : “不,你们这群丧尽天良的畜生, 你们会有报应的总有一天有人会为我报仇的。” 姑娘盯着肥原进二平静的道。 : ‘会让你开口的。” 肥原进二淫笑着从刑具中取出一支银针,来到刑架前, 淫笑着分开姑娘毛绒绒的阴毛左手支开姑娘那粉红色的两片阴唇, 然后右手将银针放在刑床上将右手食、中二指放在姑娘的阴部开始搓揉姑娘那粉红色的阴蒂, 姑娘的阴蒂在肥原进二的搓弄下渐渐挺立了起来。 “说不说,不然这银针将插入你的阴蒂内。” “禽兽,不知道。” 见姑娘不说,肥原进二将银针刺向姑娘的阴蒂, 并故意不刺入阴蒂内而是在阴蒂的两侧拨弄着。 “呵-----。” 姑娘的双峡缨红,阴道流出一股清亮的黏液来。 高耸的酥胸不住起伏着。 “姑娘,说出来吧,何必再忍受拆磨呢!”“畜生---啊!”姑娘发出一声惨叫肥原进二见姑娘不说, 将银针刺入姑娘的阴蒂之内鲜血从姑娘阴蒂中慢慢渗出, 一滴滴滴落在刑床上。 姑娘昏死过去。 “哗”一名日军打手将一桶冷水泼在姑娘一丝不挂的下体。 姑娘再度苏醒过来 “到底说不说。” “不知道。” “再不说,让你这辈子再做不成女人。” 肥原进二见姑娘不招,命令一名日军从刑具中拿来一只皮箱, 打开但见里面放着一列列排列整齐的各种棍子 有铁棍、胶棍、带刺的、带钩的----后面可通水源、电源。 一名打手从皮箱中取出一根两尺多长二寸多粗的带刺铁棍, 然后装在一部机器上打开电源那铁棍快速旋转起来, 那日军淫笑着将铁棍插入姑娘的阴道。 铁棍在姑娘阴道内快速旋转着,在日军打手的控制下一进一出的抽插着, 每当插进去姑娘那两片粉红色的阴唇便被插的陷进去, 抽出来阴唇便被翻开来姑娘的酥胸起伏着。 “什麽样,上天堂了吧。” 铁棍一寸寸插入姑娘的阴道,姑娘大口的喘着气。 “说不说。” 肥原进二示意打手停下来。 “呸!”姑娘用尽全力一口啐在肥原进二脸上, 肥原进二不怒反笑用姑娘被扒下的月白色内裤拭去脸上的口水狞笑着对那日军打手道“全部插进去, 我要看看她能忍受到什麽时候。” “啊------”姑娘勐的发出一声惨叫, 整个人勐的后仰挣扎的刑床吱吱作响两条白嫩的玉腿由于剧烈的疼痛而收缩而使扣在玉足上的皮肤发出惨人的白色。 只见那日军将铁棍勐插入姑娘的阴道,二尺多长的铁棍整根插入姑娘柔嫩的阴道, 直插入姑娘的子宫阴血从姑娘的肉逢中狂涌而出, 很快姑娘的玉臀下便积起了一大滩血迹和物。 “你到底说不说。” 姑娘闭上美目偏过头去,忍受着下身撕心裂肺的剧疼。 肥原进二命令打手将辣椒水从铁棍的后而灌入姑娘的阴道。 “啊-----痛痛死了----停----停下---啊----” 肥原进二再次示意打手停下酷刑。 ‘什麽样,知道皇军的历害了吧,说出来吧!“ “我我不知道。” 见姑娘欺骗了自已,肥原进二气急败坏的命令打手抽出少女下体的铁棍, 亲手换上一根前端带勾的粗长铁棍亲手将铁锟捅入姑娘的阴道 铁棍的勾子旋转着磨擦着少女的阴道内襞同时命令两名打手用烧红的烙铁烫她的两只丰满的乳房。 刑房中响起了姑娘那声声凄疬的惨叫声。 不一会儿,两名日军不停的用烧红的烙铁烫姑娘的乳房, 姑娘那两只丰满白嫩的乳房已被烫的焦黑刑房中充满了焦臭味姑娘昏死了七、八次每次都被用冷水泼醒。 肥原进二自已首先受不了,走了出去。 #### # ### “凤阳茶楼”位于胶州东面的小王庙附近, 就在日军特高课的外面撑桅的是一个四十多岁的清瘦汉子, 他叫王振林由于是早上,三三二二的客人正在喝茶, 左侧二名彪形日军的谈话引起了他的注意。 “水田君,你不知道,前天捕的那个中国姑娘真是少见的美女, 在日本我还没见过那麽美貌的可惜是个女游击队员, 骨头可真硬你知道最近游击队活动很频繁为了从她口中得到游击队的情报, 昨晚给她上了很历害的刑她什麽都没说,那麽漂亮的下身都插烂了, 真可惜。” “轻见君,她死了吗!” “没有, 肥原少佐阁下说今晚不要对她用刑直到她开口为止。” “你们特高课对这麽美貌的花姑娘没的上她吗” “什麽会没有呢, 昨天白天我们五个人轮了她一整天今天我还直不起腰呢她那地方可真叫人爽, 肯定还是个处女。” 茶店老板搓着双手,手指关节都发白了。 ## ## # # # 刑室内发着昏暗的光,一具雪白的女体被仰面反绑在一张拱形的刑椅上, 她的双手被反扭扣住她正是二天前被俘的女游击队员周洁, 她的一双玉腿被分开到极限扣住下体完全呈现在日军眼前, 两片粉红色的阴唇无力的微微张开粘满了精液及血迹, 姑娘的眼神无神的望着天花板。 肥原进二走到刑架前狞笑道: “周小姐, 说吧 何必再为他们隐瞒呢” : “畜生, 他们会为我报仇的。” “是吗,他们什麽会知道你在这儿享受快乐呢” “-------” “用盐水给我替周小姐洗洗身子。” 两名打手狞笑着分开姑娘的两片阴唇, 将浓盐水灌入姑娘的阴道然后用力搓姑娘的阴蒂及阴唇。 “啊-----”周洁撕裂心肺的惨叫,她感到下体一阵巨痛。 鲜红的阴血从姑娘的肉缝中流了出来。 “说不说,周小姐。 “ “-------” 见姑娘不说,肥原进二再度命打手将一根长约二尺的带刺铁棍捅入姑娘的阴道。 铁棍一点点挤入姑娘的嫩肉中。 当整根铁棍插入姑娘的阴道时,姑娘已昏死过去三次, 混身水淋淋的像是被刚从水中捞出一样下体像浸在血中一样, 从阴道内流出的血水在她那下身积了一大滩。 冷水再度泼醒一丝不挂的少女。 周洁吃力的睁开双眼。 “说不说。” 肥原进二用力捅那铁棍。 “---” “再给你加点料,你就会说了。” 肥原进二命令日兵对周洁施以残暴的电刑。 两名打手将两根电缐绕在周洁那两只勃起的乳头上, 然后将一根电缐绕在姑娘下体的铁棍上打开电源。 “啊----”姑娘惨叫着,整个人反后弓起。 她的阴唇像被人用力拉开一样翻裂开来, 蓝色的电弧在她阴道内飞旋。 “说不说。” 肥原进二命人关掉电源。 周洁大口的喘着粗气,高耸的酥胸起伏着。 见姑娘不说,电源再次打开。 “啊------”惨叫声中一股黄浊的尿水喷出了姑娘的阴道, 她小便失禁了。 电压被提高到100伏,姑娘的惨叫已经嘶哑了。 铁棍在姑娘下体剧烈抽插着,一阵阵的血水从姑娘腿根部的肉缝中流出。 终于姑娘昏死了过去。 肥原进二命人拨出姑娘下体的铁棍。 冷水再度泼醒姑娘。 “说不说。” 肥原进二抓住姑娘的长发。 姑娘虚弱的摇摇头。 肥原进二狞笑着命令打手将姑娘拖到一张“十字”刑椅上, 将姑娘的双手向两边拉开用铁扣扣在横木上, 然后又在姑娘的雪白小腹上绑上绳子将姑娘那一双雪白浑圆的玉腿各自绑在一张长橙上, 绳子从姑娘膝上绕过绑紧然后将姑娘的双腿分开到极限, 使姑娘的阴部完全呈现出来。 : “周小姐,说出来吧,下面要对你用的刑可不是任何女人所能忍受的, 何必受刑后再说出来那你的损失就大了,像你这样的美貌姑娘何必为共产党卖命呢, 只要你说出游击队的驻地我可以立刻送你到国外养伤, 三个月后你又是一个无可媲义的东方大美人。” 周洁摇着头没有吭声。 肥原拍拍手,一名打手从内室擡来一盆碳火, 上面放着十几枚烧红的烙铁和几支银针。 肥原狞笑着从碳火中取也一枚烧红的烙铁来到刑架前, 轻轻触了触周洁的左乳尖。 姑娘一丝不挂的玉体在刑橙上跳了一跳,但是她忍住没有发出声音。 她那洁白的乳头上起了一个水泡。 “周小姐,大日本皇军知道你和城里的许多人有密秘联系, 告诉我他们是谁” 周洁没有吭声只是摇头。 肥原见面姑娘不说,狞笑着狠狠将烧红的烙铁按在姑娘白嫩的乳房上 。 那样的剧痛是不可忍受的,姑娘尖利的惨叫震耳欲聋, 她的裸体凄惨的移向另一边。 但是她不能挣脱手腕上的束缚。 “说,你的联系人是谁” 姑娘痛苦的皱着眉, 但是没有张嘴回答。 肥原换了一枚烧红的烙铁,再度将烙铁按在姑娘另一只洁白浑圆而尖挺的乳房上。 “吱”的一声一阵青烟从姑娘乳房上冒出。 姑娘把牙齿咬的咯咯响,她的喉咙在剧烈的上下抽动着, 她被捆紧的双手发疯似的在空中抓握着拼命的蹬踏首被捆紧的脚。 “说不说。” “-----”姑娘不答。 肥原一次次把换好的烙铁按向姑娘的乳房、小腹、白腿及玉腿内侧。 一阵阵青烟冒起。 终于在这惨无人道的酷刑下姑娘昏死过 “哗 ”一桶冷水泼在姑娘一丝不挂的玉体上, 姑娘那洁白的乳房及玉腿内侧的伤口上渗出红白相渐的液体。 “哦-----”姑娘缓过一口气来。 “周小姐什麽样,说不说。” “不”姑娘用尽全力,坚韧吐出一个字来。 肥原再次取出一枚烧红的烙铁狠狠地按在姑娘那洁白细嫩的腋下皮肤上。 “啊------野兽-----畜生-----啊-----”姑娘终于失声惨叫, 泪水从她痛苦扭曲的脸上流出来。 肥原知道这是姑娘快要崩溃的表现,她倒未必是真的想要骂人, 只是不得不用大声叫喊来分散痛苦。 “说不说。” 肥原一把拉起姑娘的头发。 “呸,姑娘突然一口啐在肥原脸上。 肥原不怒反笑,从地上拿起姑娘受刑前被剥下的白色内裤, 拭去脸被上带血的口水换了一块烙铁再次把它狠狠的按在姑娘的另一侧腋下。 “啊----”凄惨的惨叫,姑娘的洁白细嫩的肌肤烙铁烤焦了, 姑娘再次昏死过去。 冷水再渡泼醒姑娘。 姑娘现在不在有力气叫喊,一丝不挂的赤裸的玉体上布满了暗红色的伤痕。 肥原托起姑娘的下巴道“周小姐我很配服你的忍痛力, 上次我们抓到的女县委书记开始也不想说但最后在我们大日本皇军的新式刑罚下不是招供了, 周小姐何必忍受苦刑后再招供呢” 姑娘微弱的摇摇头。 肥原失望拍拍手, 对一名打手道: “平田, 把她下面的东西翻开。” 那叫平田的打手淫笑着来到刑架前,把姑娘那两片粉红色的大阴唇向两边分开, 用手紧贴在姑娘的玉腿上然后从地上刑具中取出一个两边带有铁钩的皮条, 将铁钩钩入姑娘一侧大阴唇然后绕过姑娘的臀部钩住姑娘的另一侧阴唇 姑娘的大阴唇便被分开到极限。 姑娘整个外阴部一览无异的呈现在眼前,黏膜红润湿滑, 缝隙内夹着昨天留下的血块包裹在小肉折里的缝隙在微弱地张合, 肥原狞笑盯着姑娘的私处用毛巾裹住一根烧红的银针, 狞笑着左手分开姑娘那两片粉红色的小阴唇淫笑着将银针插入姑娘那粉红色狭小的尿道。 “啊-----”周洁发出一声尖锐的惨叫,玉腿的肌肉不住抖动着, 双手由于被捆住而凄惨的挣扎着。 ‘你到底说不说呀” 肥原狠狠地把银针慢慢的刺入姑娘的花蕊内, 尿道口的肌肉被烤的直冒青烟鲜血从姑娘尿道口被高温的银针烤的弥漫出一股血醒味。 “------啊------我-----我---”姑娘张嘴发出抖动声。 肥原抽出姑娘尿道内的银针,一股鲜血从姑娘尿道内流出。 肥原从火炉中钳起一枚烧的发白的三角形烙铁在姑娘眼前晃了晃狞笑道: ‘周小姐, 说出来吧要不然不要想着结束,现在才刚刚开始。” 周洁软弱的摇摇头,痛苦的闭上美目。 见周洁不说,肥原狠狠的将烙铁按在姑娘被翻开的左侧大阴唇上。 “哎呀-------哦-----”姑娘一声撕裂心肺的惨叫, 一双玉腿的肌肉不住的收缩洁白的玉足被捆着的绳子扣出几道红印, 她的头向后仰起一双眼珠像要从眼眶中突出来一样, 几秒钟后“砰”的一声她的身躯重新落回刑橙上。 旁边的一名打手将冷水倒在姑娘满是汗水及泪水的脸上, 把姑娘弄醒。 姑娘睁开了眼睛,呆滞的看着屋顶。 肥原又重新换了一块烙铁。 托起姑娘的下巴道“周小姐,说不说。” 姑娘张了张嘴,只是往外流出了一口带血丝的口水。 肥原把烧红的烙铁狠狠按在姑娘另一侧阴唇上。 一股青烟冒起。 姑娘发出了一声长长的惨叫。 被捆住的双手疯狂的掐在木杠上,她再度晕死过去。 她的两片鲜红的阴唇已被烤焦了,松懈的贴在她的大腿内侧, 尿道口渗出丝丝黄白相间的液体长发粘在满是汗水的脸上, 刑室内充满了皮肉的焦臭 看着昏死的姑娘一丝不挂的玉体 肥原命令打手用冷水泼醒她。 “周小姐,怎麽样,说不说。” 姑娘呆了一会儿,竖决地摇摇头,闭上了一双美目, 晶莹的泪珠从她脸上滑落。 肥原从火炉中取出一枚烧红的烙铁,左手摸弄着姑娘被烤焦的两片大阴唇, 豪不留情的按在姑娘的阴道口上。 “嘶啦!”一声姑娘的下体冒起一阵青烟。 “呀-----我----我-----妈妈-----”姑娘的喉咙咕咕作响, 她的身体向上擡起一会儿才落回刑橙上。 “说不说。” 肥原又换了一块烙铁,重重按在姑娘的阴部, 在姑娘鲜红的阴部重重地转了一个完整的圈。 姑娘的两条玉腿剧烈痉挛着向两边翻开, 姑娘的叫声完全噎在了喉咙口她只是疯狂的向后仰她的头, 从嘴边冒出的是白白的泡沫。 “我----我------不------不---说---” 肥原的刑讯以失败告终, 他命令打手将姑娘拖回刑房并给予良好的治疗。 #### # 一月以后。 肥原回到特高科办公室,点上一支香烟。 “的的的”响起敲门声。 “谁” “报告少佐,是帝国日报的刘影小姐。” “请她进来。” 门打开,一位身着旗袍,身载修长,打扮入时的美貌姑娘步入室内手上提着一只黑色皮包, 旗袍的开叉处露出一大载白腿。 “哟,是我们的大美人刘小姐,什麽风把你给吹来了。” “肥原君,听说你们抓住了一名女共党, 不想在帝国日报上说点什麽吗” “别提了 那女联络员什麽也没说这真是我的耻辱。” : “哦,是这样,那真是太令人失望了。” “来,刘小姐,坐一会吧!” 肥原拉住姑娘的手, 把她拖坐在自已腿上一只手已摸索向姑娘高耸的胸部。 “肥原少佐,不要这样,我还有事呢。” 刘影一把推开肥原的手 “叮呤呤”电话响起 “谁“肥原恼怒的拿起电话听了两句, 脸上已起了变化。 “嗨!嗨!明天立即将女联络员送往特刑科, 松本大佐阁下。” “肥原君,你忙,我还有事,先告辞了。” 看着刘影远去的身影,肥原恨的牙痒痒。 “我一定会弄你上手的。” 肥原暗暗发势。 第02章 一辆囚车在两辆军车的护卫下开出特高科大门出了县城开往位于县西的特刑科。 “膏药旗在阳光下耀武扬威,军车上的日军刺刀在日光下闪闪生辉。 车辆渐渐进入山区。 “轰!”突然车尾传来一声巨响,最后一辆满载日军的军车已变成一团火焰载向山下。 日军顿时乱成一团。 枪声响成一片,日军纷纷载倒,几名日军躲藏在车后向冲上来的游击队还击, 几名游击队员被击倒在地。 一枚手雷准确的落在日军身边。 囚车被打开, 游击队28岁的女队长李玉秀紧紧握住一脸樵卒身着囚服的周洁道: “你受苦了。” 周洁热泪盈眶紧紧包住周玉玲泣不成声道: ‘玉秀姐, 他们真不是人-------” “好了现在你安全了 我们快撤。” “什麽!囚车被劫。” 松本听着手下的报告脸色铁青。 “一群饭桶,废物。” 肥原进二及小队长山下浅见垂着头听着松本的诉训。 “肥原少佐你想说什麽”松本见肥原欲言又止问道。 “大佐阁下,你不觉得游击队此次劫车, 在时间地点上似乎太准确了一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