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久保同学,还有香田同学,你们一起来有什麽事吗』初夏的午后, 女教职员室里准备下班的水木叶子抬起头露出疑惑的表情看着两个同学, 她是新任的英语教师现在终于习惯学校的生活, 学生喊老师时也能很自然的回答。 所幸到目前为止没有发生任何麻烦的事, 上课的情形也很受学生们欢迎。 『真对不起,老师正在忙的时候。 』大久保龙二一鞠躬后,少许弯下上身说。 『有事情想和老师商量。 』龙二的身材很高,有着英俊的面孔。 在客气的态度里也能露出压迫对方的威力。 学业和运动都很优秀,就是班上的太保们对他也不敢妄动。 『什麽事呢』看到龙二的视线,叶子多少感到心慌, 感到自己的脸颊大热。 从龙二身上闻到危险的气息,那是她第一次看到龙二的印象。 叶子的外表虽然文雅但个性坚强,但还是不知道该如何对应这样的学生。 『不便在这里说的事… 能不能请老师到没有人的地方呢』龙二说话时一直凝视对方的眼睛毫不放松。 『这样… 升学指导室是空的… 』叶子感到窒息, 自己主动的移转视线向正在和另一位老师谈话的主任说明要使用升学指导室, 然后站起来向两个学生招手。 隔壁的升学指导室是约三坪大小的房间, 房里只有桌子和摺叠式的椅子以及不锈钢的资料柜。 『大久保同学,你有什麽苦恼吗』叶子一面打开窗户, 一面尽量用开朗的口吻说。 『是老师本人的问题。 』『什麽我的问题』听到意外的话,叶子站在窗边回头, 转过身来把手抱在胸前露出疑惑的表情心里很奇怪的涌出没有原因的不安感。 『老师,你刚才表情变了。 是不是心里想到什麽事情了呢』龙二站在年龄差不了多少的新任教师面前, 还大胆的把双手插入口袋里。 『大久保同学,你说什麽不要说奇怪的话。 』『老师,大约在一星期前,有一个风很大的一天吧。 』龙二一面说一面回头看一眼。 『她说看到了老师被风吹起裙子的身体。 』看到露出困惑表情的老师脸色开始变得苍白, 龙二脸上出现讽刺的笑容。 『老师好像想起来了。 正确的说,是六天前的中午休息时间,地点是通往图书馆的走廊, 那里的过堂风很强是掀开裙子的好地方。 』龙二忍不住笑出来。 『可是,老师也太大胆了。 在那样风大的时候,不穿内裤,还在下半身… 』『你不要说了!我一点也听不懂… 你在说什麽』叶子倒竖柳眉, 但还是多少显出恐惧的表情不但不能制止龙二的嘲笑, 反而使他的火焰更旺。 『老师不该说谎,我拿证据给你看吧。 』『老师,仔细看,裙子里的情形照得很清楚。 』『这… 这是… 』叶子一眼就看出那是偷拍的下半身照片, 不知道在哪里拍的焦点很准确,连细部也很清楚。 『照得很好吧这个连屁股沟也看清楚了。 』龙二拿出的照片里能看到裙子里的圆润屁股, 是从下面以垂直的角度拍的。 而且在丰满的屁股沟里,有二条棉绳像丁字裤一样的陷在里面。 『老师不能再说不知道了吧。 知道这是在哪里拍的吗』在露出惊慌表情的叶子面前, 龙二从口袋拿出一叠照片。 『是在你上课时偷拍的。 』当叶子露出狼狈的表情时, 龙二更嘲笑说: 『当你朗读课本时, 一定会在教室里走来走去而且每一次的路线都是一样的, 到最后一排我的位置就会向后转。 嘿嘿,这时候就有机会了。 』龙二最先尝试的,是把照相机藏在书包里, 把快门线拉到手里等待最好的机会。 可是无论怎样调整镜头的角度,还是会被裙子阻挡, 只能拍到大腿的一半。 虽然也有把书包放在地上让老师跨过去的方法, 但是有被发现的危险。 龙二没有办法,只好用掌型照相机,等待目标物通过, 故意弄掉橡皮擦假装做捡起来的样子,迅速将镜头对正裙子里。 『这个杰作就是这样拍下来的。 虽然是很冒险的方法,但始终没有人发现。 』龙二大声笑起来。 『你真阴险,我不要和你谈了!』叶子歇斯底里的摇头, 想向外跑去。 『还不能走,事情还没有谈完。 』龙二伸手就把叶子的身体抱住。 『你是暴露狂的变态教师,哪里有资格说我阴险。 』龙二露出像猫捉老鼠的从容态度,抱紧拼命挣扎的肉体。 就是隔着衣服感受到的屁股的弹性也非常美妙, 同时因为身体的接触使裤子里的东西已经膨胀到疼痛的程度。 『怎麽样是投降了吗还是要大声求救呢』龙二用讽刺的口吻在叶子的耳边悄悄说。 叶子好像很伤心的咬紧嘴唇,露出说不出的性感。 『大久保同学,有她… 香田同学在看。 你这样做,不怕对你有不利的后果吗』叶子知道自己无法逃避, 向女学生伸出右手好像要求救的样子,可是她只是像个稻草人一样地站在那里, 把可怜的脸孔转过去不肯正面看叶子一眼。 『你还看不出我和奈月是一伙的吗』龙二以胜利者的姿态显露和香田奈月有亲密关系。 『你撩起裙子,解决老师的疑惑吧,知道你是什麽样的女人, 一定能变成好朋友。 』龙二把叶子的身体转过来,面对有古典美的美少女。 『还不快一点!我的脾气是不能等的。 』龙二的态度使奈月感到恐惧。 『是… 』奈月点头答应,弯下上身战战兢兢的拉起学生群。 首先露出前拢的可爱膝盖,然后露出大腿,最后是…『香田同学!难道你是… 』叶子惊讶的声音刺痛奈月的心, 她全身颤抖脸色红到耳根。 『老师说得不错,她是不输给老师的暴露狂, 也是被虐待狂。 不穿内裤上学是常有ㄆ龙二抚着无毛的耻丘说。 『不是的… 是昨天晚上… 他强迫给我剃光的… 』奈月抓住裙子的手不停的颤抖。 虽然如此还是没有放下裙子,只是拼命忍耐羞耻感。 『原来… 你们是这样的关系。 』叶子好像失去抵抗的力量。 做梦也想不到会遇见有相同嗜好的人。 2. 『这样说来… 老师去世的男朋友是虐待狂, 到现在还无法摆脱他的影响。 』『我们在大学的讲座认识,后来还同居。 因为他参加登山社,对绳索的操作很熟练,每次都把我弄到全身无力为止。 』叶子忘记自己是教师,把一切坦白的说出来, 也和龙二等人能坦白相处。 『他是一点也没有温柔的地方,是典型的虐待狂。 可是我还是没有办法离开他。 自从那年冬天他登山失踪后,有半年的时间我还不相信他已经死了。 就是现在,快到月经期时,不知道为什麽就会想到那样的虐待, 只好用他留下的绳子自我安慰。 』『原来这个绳子是情人留下来的,我还真有一点嫉妒。 』龙二露出充满欲望的表情,弯下身体把鼻尖靠近屁股, 果然闻到月经的血腥味刺激着龙二的鼻腔。 『你不要这样闻… 老师会羞死的… 』叶子想推开龙二的脸, 二个人形成小小的挣扎。 可是在力量上叶子无法抗拒龙二,只有露出认命的表情任由龙二在屁股上闻来闻去。 『老师,对不起,他每次都是这样的。 』奈月在旁边像自己的事一样的表示难为情, 红红的脸低下去。 『香田同学,你不用为他道歉。 而且… 我对这种事已经习惯,我不在乎的。 』叶子虽然拿龙二无计可施,但不由得引出微笑。 原来每一个虐待狂都是这样的,回想起以前的情人不由得产生奇妙的感慨。 『大久保,不能太过分了。 不要只顾像狗一样的闻,抬起头来怎麽样』叶子虽然这样说, 但又不由得妥协。 既然这样想闻女性的月经味道…『老师, 肯让我看了吗』听到叶子的话龙二抬起头露出好奇的眼光, 同时立刻解开裙子的腰带和挂勾。 『等一下,不能在这种地方,真拿你没办法。 』裙子很快就被拉下去,本能的压住衬裙的叶子, 弯着腰好像无奈的耸耸肩。 『我是输给你了。 可是在我脱的时候,你们要把脸转过去。 』『好吧,这不是外人,是老师的请求。 』龙二已经对这位美丽的女教师等待了很久的机会, 所以现在反而不急不荒的转身背对着叶子。 对龙二而言,也是意外的发展,现在存在一半高兴一半困惑的状态。 『老师,快一点。 』『好,知道了。 』叶子大胆的用手拉月经裤的腰,一面注意门口的方向一面脱下月经裤。 出血第二天的昨天是高峰,今天是第三天, 出血的状况不是很严重。 叶子把沾上经血的卫生棉迅速摺叠后放在月经裤里, 再把月经裤放在身后。 『老师,快点,我已经不能等了。 』『快了,但还不能转过来。 』『为什麽要让我等得那麽心急』龙二说完, 不等叶子答应立刻转过身可是马上目瞪口呆的站立在那里。 『这样满意了吗』叶子在桌上,用双手支撑向后仰的身体, 脸上露出微笑。 没有想到叶子会摆出这麽淫荡的姿势, 龙二也不得不说: 『这样分开大腿的样子真是让我五体投地, 不过你不能完全忘记女人的羞耻感呀!』龙二虽然这麽说 但眼睛还是离不开形成M形的大腿根。 『不要那样看!我还是会难为情的!』『你虽然这麽说, 但是是自己分开腿的。 』龙二还是不顾一切的把脸靠近,用好奇的眼光凝视隆起的阴阜, 也许是月经的关系看起来花瓣有点隆起,手还没有摸到就绽放, 露出里面鲜红色的洞口。 如果是平时的龙二,这时候就会立刻伸出舌头在肉缝上尽情的舔。 可是现在有一点犹豫。 (头昏脑胀的,要先射一次才行。 )龙二被浓厚的血腥气薰得血气浮躁。 握紧自己勃起的东西, 回头说: 『奈月, 你来替我舔老师的阴户女人应该能做到的。 』龙二强迫奈月跪在叶子的前面。 其实奈月并不喜欢这种味道。 『不要!老师救救我!』奈月抓住桌子抬起含泪的眼睛说。 『你如果也是被虐待狂就应该能忍耐的。 不要在那里发呆,快点过来舔吧。 』这时候的叶子对自己的行为感到兴奋,下意识的抬起屁股, 露出满是经血的秘丘。 让自己的学生看到身体的秘处… 这样的念头引起更大的兴奋, 使叶子的举动更大胆。 『啊… 老师也这麽折磨我… 』快要哭泣的奈月露出怨尤的表情看一眼后, 就好像认命似的低下头慢慢把嘴靠过去。 立刻闻到鲜血的腥臭味,强烈的腥臭感引出泪珠。 虽然如此,还是遵守龙二的命令,用舌头在阴户上舔, 把快要硬化的经血一下子吞下去。 『看吧,你是能做到的。 就这样把那里舔干净吧。 』龙二发出笑声说。 不到两年的调教,原来接吻时身体都会僵硬的奈月, 已经变成这种样子。 当初像用强一样夺取她的处女,和那时的纯真模样完全不同了。 (下一个就轮到老师。 不过有人先玩过她,是有一点遗憾。 )龙二的虐待欲又兴起,为寻找排泄的对象, 来到奈月的背后用力撩起深蓝色的学生裙,立刻露出没有穿三角裤的雪白屁股, 龙二迅速解开腰带拉下拉链。 『奈月,把屁股抬高点,现在要把你最喜欢的东西插进去。 』龙二像好玩的拍打屁股,在变成美丽的粉红色时, 顺着屁股沟抚摸柔软的肉洞。 那里果然已经湿淋淋到不需要前戏的程度。 窄小的洞迫不急待的夹紧手指,微妙的蠕动好像不肯放松手指。 『吸血鬼都会自叹不如了,竟然湿淋淋到这种程度。 』龙二的内心对奈月的快速成长感到惊讶,但还是用力抓住丰满的肉丘, 把勃起的肉棒对正肉洞。 先用龟头把洞口顶开,然后一下子就插入到深处。 粗大的凶器把薄薄的花瓣向左右顶开,左右上下的任意活动。 发出肉和肉摩擦的声音,加上女人们喘息的合音, 逐渐的野兽化。 奈月虽然被身体快要裂开的疼痛折磨,但如今已经能配合插入子宫深处的节奏, 开始向前后扭动屁股享受性感的喜悦。 『啊… 夹得越来越紧了。 』隔壁就是教职员室,随时会有人发现的不安, 将三个人的性感提升到极限龙二首先进入崩溃阶段。 『奈月,还有老师… 一起泄吧!』龙二最后深深的插入, 让膨胀到极点的肉棒脉动把精液喷到奈月的子宫深处。 3. 『老师,迟到五分钟了。 』叶子上气不接下气的跑来体育馆隔壁的男生更衣室。 『对不起,因为要查一点东西费了时间… 』在排列许多衣柜的房间里, 露出一副情夫派头的龙二把奈月搂在怀里靠在衣柜吸狄『老师的那个已经结束了吧』『是, 昨天就完全没有了也做到答应你的事。 』叶子的脸色红润,忍不住低下头。 『可是,不会有问题吗你们是从体育课熘出来的吧』『我是肚子痛, 奈月是脚抽筋所以不用担心。 』龙二眯眯单眼皮的眼睛,在叶子的身上上下打量。 『老师,不要说话了,快点脱光衣服,迟到的份, 会好好的疼爱你的。 』龙二完全把叶子看成是自己的情妇。 『是,知道了… 』叶子的脸更红润,就好像展开翅膀的蝴蝶, 先解开胸前的缎带花再解开上衣的钮扣。 脱去上衣后立刻露出漂亮的丰满乳房。 叶子忍耐着耻辱,弯下身让裙子落在脚下。 『嘿嘿嘿,你好像遵守命令了,能不能说一说不戴乳罩不穿三角裤上课的感想啊』龙二看着叶子均衡的裸体说。 美丽的裸体已经使龙二藏在内裤里的肉棒硬化。 『你不问也应该知道,哪里还有感想… 吓得不能集中精神上课。 』叶子用怨尤的口吻说,还下意识的露出讨好男人的媚态, 双腿夹紧扭动。 用左手掩盖乳房,右手放在下腹部上。 其实这都是诱惑男人的演技。 『其实,你内心是很喜欢大家看,不如就在讲台上跳脱衣舞吧。 』『你太过分了!我要生气了!』叶子露出含情脉脉的秋波, 已经完全没有教师的威严好像什麽事都没有比讨好男人更重要了。 龙二刹那间就看穿叶子的心理,内心大喊成功。 (嘿嘿嘿,真是标准的暴露狂,只是听我说跳脱衣舞眼睛就湿润了。 )龙二看到比自己想像的还要强烈的暴露狂, 内心感到非常得意如果今后能调教得当,也许真的能在讲台上跳起脱衣舞。 『老师啊!你这样要等到什麽时候暴露狂就应该像暴露狂的表演脱衣舞!』叶子的样子, 难为情的样子好像是做作轻轻扭动的肉体显得很淫荡, 龙二也有迫不急待的感觉。 『不… 我快要羞死了,不要说什麽脱衣舞啦… 』叶子用性感的声音说, 然后先从放在胸上的左手慢慢向下移动露出粉红色的乳头。 然后好像要男人急躁似的,故意扭动柳腰, 放在下腹部的右手也开始慢慢向下移动完全暴露出Y字形的光熘熘的耻丘。 『你看吧,你要求的事我已经做到了。 』叶子发出娇柔的哼声,然后把修长的大腿向左右分开。 『嘻嘻嘻,这样才适合老师,把没用的毛剃光, 这样爽快多了吧』龙二笑着仔细检查像幼女的耻丘 然后批评说: 不愧是暴露狂的老师还没有摸到就湿淋淋的, 不论是阴唇或是阴核都适合跳脱衣舞。 有这样的身体还做老师,实在太可惜了。 』龙二说完后又转身向奈月说: 『奈月, 你不是有事求老师吗你不是说要回报老师的月经吗』龙二说完就用力摇动面露恐惧的奈月的肩头。 『我说… 请不要这麽用力抓我!』因为龙二的力量太大, 奈月痛得流出眼泪。 『老师,求求你,把我的运动裤脱下去… 闻那里的味道。 』奈月脸红红的低着头请求。 龙二在旁边要求说清楚究竟是哪里的味道。 『阴户的… 请闻我阴户的… 味道… 』奈月羞得把头低下去快靠到胸上。 『她已经三天没有洗澡,为的是要培养这样的味道。 三角裤也一直穿在身上。 』只有龙二一个人高兴的样子,狠狠的推奈月的后背。 听龙二的口吻,好像是她主动的要求这样,更使她羞得无地自容。 『哟,三天之久… 奈月,你真了不起,老师会很高兴的闻你的味道。 』叶子立刻在奈月的面前跪下。 『要开始脱运动裤了。 叶子看着奈月羞涩的表情,把运动裤拉下来。 『啊… 羞死了… 』奈月忍不住发出呜咽声, 但叶子还是把运动裤拉到脚踝上。 然后把白色的三角裤同样的拉到膝盖上,但这一次是让黄色的般痕露出来。 『一直变成这样都不管… 龙二也太狠心了吧。 』三角裤的中心都已经变硬,可见有多脏了。 很可能在小便后也禁止擦拭,不然不可能脏到这种程度。 『有很强的味道,三天份的小便都渗透在那里了。 』叶子的眼睛没有离开变黄的部份,也不怕把脸靠在那上面。 强烈刺鼻的阿摩尼亚味道。 想到是奈月的就一点也不觉得脏。 『啊… 真是美妙的味道,刺激得令人兴奋。 』叶子陶醉的闻,也毫不犹豫的在并直的大腿根以及在开始发芽的耻丘不停的吻。 『不要在那种地方… 啊… 那里很脏… 』奈月用双手盖在脸上, 让滑熘熘的舌尖侵入散发出强烈味道的肉缝里 扭动细腰发出哼声。 『不… 不脏… 一点也不脏… 』叶子深深的唿吸从肉洞冒出来的浓厚味道, 拼命的伸出舌尖在有如处女的肉缝上舔。 但那里究竟已经不是处女,看起来薄薄的花瓣也很快就绽放, 允许舌尖的侵入。 下意识的露出媚态,前后扭动细腰的模样,正式迎接男人律动的女人的媚态。 『你真敏感,已经这麽多蜜汁,舔也舔不完… 』叶子抬起头才发现没有拨开阴核的包皮, 立刻用手指捏起将皮拨开。 没有想到,这样一来立刻发现臭味的来源,那里藏满米糠般的耻垢。 『哟,这里这麽多的耻垢,难怪有味道。 』叶子用老师教训的口吻说完,在那上面涂上很多口水, 用小指的指甲尖在包皮的根场淮淮『你自己也看看吧。 因为平时没有清理,所以才会有这麽多的耻垢。 』叶子把小指送到奈月的鼻前后,自己又闻一闻。 『啊… 又刺鼻又腥… 但这种味道真刺激。 』好像闻到酸味很强的乳酪,叶子高高兴兴的把刚才的小指含在嘴里吸吮。 『既然老师这麽喜欢这个味道,就闻这个吧。 』叶子的狂热态度也使龙二发出狂笑,过去一个一个的打开衣柜的门, 只要找到发出馊味的内衣裤就丢给叶子。 『哇!这个好臭,这个都长霉了!』在叶子的身边立刻有很多肮脏的内衣。 『一点也不用客气,选择喜欢的闻闻看吧。 』『我不要!』叶子好像很厌恶的转开脸时, 挨了一记火辣辣的耳光。 『唔… 不要这样。 』叶子还没有说完,就有肮脏的内裤套在头上, 那种强烈的腐臭味使她感到恶心。 『啊… 为什麽要这样欺负我… 』想取下套在头上的内裤, 因为双手被龙二抓在背后而办不到。 『老师,既然这麽讨厌,可以给你取下来, 但是要… 』龙二转向站在面前的奈月说: 『奈月 你的另一个愿望呢不会是瞒着我就解决了吧』『不 没有… 』三角裤缠在膝盖上伫立的奈月摇头。 本来就已经羞红的脸,这时候更是红到耳根。 『那麽就赶快请求吧,差不多到忍耐的界限了吧。 』龙二露出苛薄的眼神,不停的看着有耻骨隆起的下腹部。 也许是心理作用,觉得那里的膀胱胀起,三天前剃光的耻毛长出新芽, 那种模样显得非常淫猥。 『这个… 』奈月鼓起勇气看着叶子说: 『求求老师… 我已经从早晨就忍耐, 请喝我的尿吧。 』奈月说完就用双手 住脸。 『嘻嘻嘻,老师听到了吧解决学生的痛苦也是老师的任务吧!』龙二编出一套大道理, 对头上套着一件快要变成黑色的内裤的叶子说。 『我知道… 我会很高兴的喝奈月的小便。 』『嘻嘻嘻,这样才对!』龙二高兴得大叫, 立刻从叶子的头上取下肮脏的内裤。 叶子露出头时,就像金鱼一样张开嘴唿吸空气, 丰满的胸部也上下起伏。 『差一点就窒息了,你真粗野… 』叶子抚摸松开的双手, 仰起柳眉作出愤怒状。 但也不过是种媚态而已。 『不管你怎麽说,也一定要执行你答应的事!』龙二从自己的衣柜拿出铝制的漏斗, 脸上露出残忍的笑容毫无理由的给叶子一记φ『把漏斗含在嘴里躺在地上。 要老师做奈月的马桶。 』龙二一面说又一面打了叶子两、三下耳光, 并把漏斗塞进叶子的嘴里。 『唔… 唔… 』叶子的颚骨快要脱臼似的疼痛, 但在肩上被踢一脚立刻乖乖的仰卧。 『老师好像认命了。 把双手垫在脑后吧。 』龙二又叮咛要张开眼睛看,决不可以闭上, 这才命令奈月骑在老师的脸上。 『奈月,不用客气,现在的老师就是马桶。 』虽然从大眼睛流出泪珠,但叶子还是显出陶醉的表情。 奈月站在旁边只是扭动双腿,没有勇气骑到美女老师的脸上。 『你为什麽慢吞吞的!不肯听我的命令了吗』龙二说完就给奈月吃耳光, 又迅速来到她的背后轻轻的抱起三角裤还在膝头上的奈月。 让她骑到叶子的身上,胯下在叶子的脸上。 『你不要太麻烦我。 在我数到十以前一定要尿出来给我看!』『羞死啦… 不要笑我… 』奈月被抱起来形成婴儿尿尿的姿势, 含着眼泪请求原谅。 叶子不停的点头,靠自己的美貌是多少男人向她讨好的叶子, 现在竟然成为马桶…对自我陶醉的叶子可以说是难以忍受的耻辱 但相对的也使她更兴奋的场面。 叶子的眼睛已经失去焦点,仰卧的身体也不停的摇摆。 『啊… 要漏出来了… 老师,对不起… 』从昨夜就没有上厕所的奈月, 听到龙二在耳边不断发出嘘嘘声忍不住像幼儿一样大哭。 就在这刹那,放出忍了又忍的东西,把露出喜悦表情的叶子的脸完全弄湿。 『你真是凶勐的尿出来,就不能瞄准一下吗』龙二费力的想把左右摇摆的喷水集中到漏斗的中央。 这时候只有他一个人高兴的说话,看着还在尿不完的奈月, 和无法完全吞入而露出痛苦模样的叶子。 4. 『你们不要慢吞吞的!已经没有时间了!』率先走出更衣室的龙二, 用严厉的口吻催促还在更衣室里面的二个人。 还有十分钟第三节课就要结束 ── 想到这段时间里要她们在校内走动, 心里当然也很急。 看到龙二在招手,首先是叶子战战兢兢的伸出头看, 奈月跟在后面。 二个人的身体都是赤裸的,而且被龙二五花大绑。 『奈月,我们就认命吧,事到如今只有相信龙二, 跟着他走了。 』到紧要关头还是叶子发挥年纪大的优点。 不过对于危险的暴露狂游戏还是感到恐惧和兴奋, 使五花大绑的乳房上下不停起伏。 『我怕!可是和老师在一起就… 』身材苗条, 看起来比实际年龄还小的奈月把脸靠在叶子的肩上说。 她本来就有很重的倚赖心,自己一个人什麽都无法做到。 『你真胆小。 龙二在那里看了。 』『可是,我太害怕了… 』奈月更表现出撒娇的样子, 翘起嘴巴要求给她增加勇气的吻。 叶子用眼睛的余光看着龙二,转身吻奈月柔软的嘴唇。 二个人的乳头相碰,从那里产生甜美的搔痒感。 『在这紧张的时候,你们二人还能做这种事。 』看到二个好像情人一样的接吻,龙二急得直跺脚。 『你们二个到此为止。 还不肯听我的话,就要给你们一点颜色看了。 』龙二把二个人分开,用手拍一拍挂在肩上的皮包。 皮包里除了有她们的衣服和皮鞋外,还有棉绳、浣肠器等道具。 『我不要浣肠了,已经弄过三个了,那样就够了吧。 』奈月露出恐惧的表情,弯着腰摇头,身体想后退。 『你们二个人马上从这里出去!』『好吧, 奈月… 跟在我后面… 』听到叶子的话这一次奈月也乖乖的点头, 从黑暗的更衣室走到有强烈阳光的户外。 赤裸的二个人不由得把身体靠在一起,因强烈的阳光眯缝着眼睛不安的向四周看。 更衣室的左手边是体育馆,右手边是校舍, 幸好都看不到人影。 从体育馆传出的声音能达到更衣室,不知何时有人从那里出来看到赤裸的二个人。 『你们二个人都像老太婆一样弯腰!』龙二毫不留情的在二个向后挺的屁股上拍打。 刚才浣肠时已经玩弄过她们的屁股,但在光天化日之下看到的屁股另有一番风味。 『快走!如果这麽怕就永远到达不了厕所!』龙二从后面把二个女人赶到外面去。 被五花大绑而失去双手自由的二个人,走路时不得不扭动屁股, 给跟在后面的龙二大饱眼福。 『奈月,不要因为怕羞就低下头,你和我一样是被虐待狂的话就应该挺起胸膛。 』叶子虽然这麽说,但是现也落在地下,根本谈不上抬头挺胸。 不过随着习惯,也能享受一下暴露游戏的刺激感, 还逐渐产生希望有人能看到的愿望。 (不管是谁… 看看我赤裸的身体吧!现在可以免费的看到我这样成熟的裸体!)叶子产生想要高喊的冲动, 露出火热的眼神看着校舍的方向。 『为什麽突然停下来了呢』龙二心里知道她变化的原因, 脸上露出得意的笑容伸手向她的大腿根摸去。 果然那里又热又湿,还能感觉出肉洞的收缩。 『原来那样不肯的,现在已经这种德性, 老师真是好色的女人!』把插入肉洞里的手指弯曲 粗暴的在里面搅动使陶醉在白日梦里的叶子回到现实。 在子宫产生强烈冲击时,叶子哼了一声清醒过来, 这才难为情的说: 『哎呀… 我是怎麽回事』『那是我想知道的!』龙二笑嘻嘻的用食指和中指作出V字 还把沾上蜜汁的手指送到叶子的面前。 『舔吧,这是你沈迷淫靡幻想的处罚。 』『啊… 你又折磨我了。 』叶子好像还没有完全从白日梦清醒过来,露出妖艳的眼神, 很顺从的张开嘴舔起沾上自己分泌物的手指。 『你好像很陶醉的抬头看着校舍的窗户, 要不要我帮你实现梦想』龙二好像完全了解她的心事 用手指向运动场。 『看那一边,大约距离三十公尺的地方, 有旗竿和学校创办人的铜像。 』叶子顺着龙二的手指看,然后点头。 『我的命令是跑到那里去,让创办人的铜像看看你的阴户。 』听到龙二的话点头后,叶子又急忙摇头。 『那样… 太过分了… 』在旗杆四周没有任何遮挡的东西, 从三栋校舍都可以看到。 『如果做不到,就算了吧。 』龙二很干脆就收回命令。 『我们回去吧。 』龙二想把二个人拉回去时, 叶子的脸色苍白但还是露出陶醉表情说: 『不… 我去。 就是丢掉教师的工作我也不会后悔的。 』(我就知道你会这样。 )她是暴露欲望非常强烈的女人,假装作出没有那种意思时, 她一定会主动要求…龙二的判断完全正确。 『龙二,如果发生万一的状况,你就带奈月逃走, 我不愿把她也卷进来。 』『不,老师,我跟你去!』对叶子有特殊感情的奈月, 跑到前面阻挡叶子的去路。 胸对着胸,坚持不肯让她一个人去。 『谢谢你,有你这样的心意就够了。 』叶子心里感到很高兴,对奈月的要求几乎流下欢喜的眼泪。 『我就要去了。 龙二,你照顾奈月吧!』叶子说完就转身向前跑去。 开始是经过停车场,汽车还可以做挡箭牌。 在车与车之间弯下身体跑,可是看在龙二的眼里简直就像走。 向左右摇摆的屁股在阳光下发出亮丽的光泽。 只是心里想要快一点,可是脚像无力般不肯动。 只有三十公尺的距离觉得远了不知多少倍,甚至走到铜像以前还摔倒二次。 (是不是被看到了)对暴露的兴奋几乎不能唿吸的叶子, 同时产生想大哭的恐惧感战战兢兢的回头看校舍。 可是没有发生令她担心的骚动,也没有学生探出身体向这边看。 (还好,没有被发现。 )松一口气的同时,全身好像失去力量。 可是这种感觉很快消失,叶子摇摇头振作精神, 和铜像面对面站立。 (我可以叫你伯父吗我是水木叶子,我要吻你了。 )叶子靠近有马粪的铜像身上吻一下。 当然是做给龙二看的。 『嘻嘻嘻,对了!』叶子对表情严肃的铜像笑一声, 向后转后分开双腿挺高屁股。 这样弯下腰就变成龙二要求的姿势。 『伯父,请看吧,在阳光照射下,阴户的肉洞里也十分清楚吧』扭动漂亮的屁股演独脚戏的叶子, 也开始感受到下腹部里越来越强烈的便意。 暴露狂带来的兴奋,这时候完全受到伤害,使叶子感到意犹未尽的遗憾。 『快去你们期待已久的厕所吧。 』一直担心被发现而注意四周的龙二,急忙把二个女人叫回来关上门。 从更衣室经过走廊到校舍的三楼,没有一个人看到她们。 只能说是很幸运。 在路上奈月因为肚子巨痛在楼梯上蹲下不肯走。 经过叶子的鼓励,总算克服这样的危机。 龙二关上门,身体靠在门上松一口气,挂在肩上的皮包也落在地上。 无法掩饰内心的紧张,在松一口气的同时额头上开始冒汗。 『奈月,难得你能忍耐,再忍耐一下就好了。 』五花大绑的二个女人,精神好像也松懈下来, 都跌坐在厕所的瓷砖地上。 气温虽然很高,但二个人的身上都冒出鸡皮疙瘩, 很痛苦的样子。 『龙二,求求你快让奈月上厕所吧。 』叶子看到奈月痛苦的模样开始为奈月哀求。 可是她本人也有强烈的便意,痛苦的忍ぃп笆Ь『奈月, 老师是牺牲自己想帮助你的。 』奈月摇摇头说: 『不要为我那样!』流下眼泪, 但不知为何眼泪从脸上流下去时感到非常舒服。 『好了,你们二个都站起来吧!』因为时间已经急迫, 本来就准备让她们大便的龙二为她们打开大便间的门。 『奈月,你怎麽啦站不起来了吗』叶子的身体虽然摇摆但还是靠自己的力量站起来, 龙二把她送进大便间可是奈月已经完全瘫痪, 只是在瓷砖地上挣扎。 『真麻烦!』龙二虽然咋舌,但露出愉快的表情抱起奈月。 龙二难得做出体贴的动作,把她脸上的污水擦干净。 『跨在马桶上,这点还能做到吧』龙二让二个女人都蹲在蹲式的马桶上, 走出大便间但没有把门关上。 『你们二个给我听清楚,在我答应以前不可以拉出来。 』龙二站在同时能看到二个人的位置,拉下运动裤, 从内裤里拉出发出黑光的巨大肉棒再从皮包拿出变黄的三角裤套在肉棒上。 『嘿嘿嘿,这种感觉真不错,是最好的手淫道具。 你们也不要发呆,要想早一点爽快,就要使我快一点射精。 』龙二站在那里看着二个女人露出痛苦的模样开始手淫。 五花大绑的女人蹲在那里的样子是最好的手淫对象。 可是对二个女人来说,龙二的规定实在很痛苦。 『啊… 肚子快要裂开了!』叶子扭动淫荡的屁股。 隔壁的奈月好像已经进入恍惚的境地,屁股只是颤抖, 连哼声也发不出来了。 『你们忍耐的毅力很好,现在可以拉出来了。 』龙二答应让女人们大便后,揉搓肉棒的动作加快, 上身向后仰去。 『啊… 以后会迷上这种方法了!』握紧套在肉棒上的三角裤, 终于忍不住开始喷射。 在这同时二个女人也分别达到最舒畅的刹那, 有如在梦中般开始排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