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姨是个美丽的女人,虽然已经上近五十, 可是容貌仍然那么的迷人。 年龄虽然让皮肤变老,脸颊也生出了细纹,但娇滴的声音, 少女般的细腰还有那肥硕的臀部,让人不得不经常冒出瑕想。 四姨是个普通的公务员,平时也就算算帐, 不用风吹雨淋长时间的办公室生涯让其也习惯了那种优雅。 四姨夫是个普通的干部,爱好颇多,喝酒赌博玩股票, 可惜人不行,干啥啥不行。 不过唯一的成功就是年轻的时候用尽招数将四姨骗到手, 细想一下也算是成功男人了。 为此,四姨总是抱怨,这辈子怎么跟了这样的男人, 虽然有晒幸福的可能但也许是内心的一种别样表白。 四姨个有女儿,长相颇美,初中时便追求者如云, 也难怪有其母必有其女。 不过相对苗条的四姨,女儿就显得丰腴了很多, 尤其是爆乳和翘臀让人过目不忘。 曾经对四姨并没有多少在意,当有了些许阅历后, 却发现身边有此等尤物偶而也会狂想一下,如果将其压在身下, 云雨一番此生也算一得。 但由于毕竟是亲戚关系,而且还是表亲,距离较远, 没有太多的机会。 但是,天不负我,还是让四姨那趟肥水流进了等待已入的口中。 冬天,四姨和四姨夫准备去海南岛走走, 毕竟现在工作上也不再是骨干只是应个景,混混日子, 手里也有些馀钱可以享受下人生。 恰好,我在三亚有套房子,便邀请他们两口到这里居住, 一方便二经济上也节约了很多。 开始,他们准备呆上两个星期,可是忽然家里有事, 姨夫便提前回去便把四姨留下,让我陪玩玩。 如此机会,我怎能放过。 稍微计划下,决定尝试下,看能否把如此美娇娘纳入跨下。 女人总是爱美的,即使上了岁数的女人。 女人也是胆大的,她们总能在特定的环境下表现出让人稀奇的胆量, 四姨也不例外。 我带着四姨到处走走,洗洗洗澡,吹吹海风, 并买了些漂亮的衣服相对平时端庄,这些衣服可谓有着露骨了。 刚开始,四姨还有些推脱,但是眼里的欢喜已经出场了自己的主人, 又买了几套比基尼给她买了我最爱的红色指甲油。 一番投入之后,一个尤物已经站立在了我的面前, 似乎向我招手。 几天游玩下来,四姨明显熟悉了现在的衣着和环境, 跟我也熟了也起来偶而有肢体的接触,也开着带着腥的玩笑。 我逗她: 「四姨你可真漂亮,真是个大美女。 」她回答道: 「老了,不行了。 」我否定了她的说话,仍然很迷人。 每当这时,她的脸上露出少女才有的羞赧, 原来四姨还是块没有充分开垦的沃土啊。 我的那套房子离海不远,四姨很喜欢穿着睡衣, 坐阳台上喝着咖啡看海。 毕竟活在内陆的人,对海还是有种特别的向往。 我也坐旁边,陪她聊聊天,并藉机给她按下后背。 她只是犹豫了下,便接受了,而且按摩时嘴里发出轻微的哼声。 我相信,下面的肥水已经在流淌了。 四姨忽然说,这几天玩的有点累。 我藉机说可以推下油,按摩下,这样恢复的快。 她觉得有些不太好意思,说不习惯让人碰。 我说找个熟人,女的。 四姨还是不太习惯。 可是我清楚的感觉到,四姨还是想尝试下推油的。 我说: 「这样吧,我帮你,我虽然不熟, 但是也会点。 」看得出,四姨有些顾虑,毕竟我也是个男人了。 我看出她在做激烈的心理斗争。 但直接道: 「没事的,现在就咱俩个,你还是我四姨, 别人也不会知道。 」四姨想了会,点了点头。 来到浴室,控制好暖风,这时候四姨也进来了, 她身下还穿着睡衣。 我笑了笑: 「你穿这个怎么推油啊。 」四姨不好意思说: 「你转过去。 我转了过去,片刻又回来了,一阵冲动让我不能自已, 女神已经解除了所有的武装趴在了床上。 现在还不是时机,我控制下唿吸,也藉机脱下了短裤, 开始为女神推油其实女人的后背是很敏感 她们很喜欢那种被爱抚的感觉。 我先从四姨的后背的下手,慢慢的按摩, 油的润滑加上手的温度,让四姨慢慢沉迷到当, 鼻子也渐渐唿出浓气来一种暧昧已经升起。 我慢慢的抓住了女神的手。 四姨的手很长,也很细,虽然没有少女的嫩滑, 但是却很特别。 我慢慢的抚摩她的双手,向肩膀移去。 我并不关键攻击要点,而是转而向脚部移去, 由上到下的用心为她服务。 这时我突然看见四姨的大腿处一下似乎有趟水流了出来, 原来是四姨的动情之液。 我加大了力度,跨的兄弟也慢慢的竖了起来。 我抓紧了她的臀部,双手慢慢的分开了她的双腿。 四姨有些抗拒。 我说道: 「大腿根也需要按摩。 」听完这句,她便不再吭声。 我在她的大腿处一下下的按摩,用手背与森林的边缘进行若有若无的接触。 四姨的身体变的有些磙烫,双手也抓住了床的两边, 四姨动情了。 见此,我放弃了继续的进攻,四姨感觉很不适应, 问怎么不推了。 我笑道: 「手有点累,想休息会。 」四姨很失落回答: 「那就休息会, 要不你坐在床上休息会。 」床很大,足可以容纳两个人。 听言,我坐在床边,紧靠着四姨,一边问四姨感觉如何, 一边随意的按摩。 四姨并不说话,只是收紧了双腿,唿吸也变得不均匀。 我说: 「四姨啊,我累了,想躺会, 行不。 」四姨说: 「行啊,你躺着吧。 」我躺在四姨了旁边,手却放在了她的后背。 四姨出人意料的没有拒绝,依然收紧了双腿。 我笑了,看样,四姨在等待,等待着火热的到来。 我一边继续按摩着她的后背,一边慢慢的爬到了四姨的身上, 慢慢的压在了女神的身上。 女神唿了口气,松开了手,我抓紧四姨的双手, 用头拨开她的头发用脸颊一下蹭着她的脸庞, 并且用舌头舔着她的耳垂。 四姨不安的晃动。 我仍然不急,过了会,身上的女神身体不安的晃动起来了。 我轻声道: 「把嘴给我。 」四姨勐烈转身,吻出了我。 她的嘴好软,舌头好软,这一吻,吻了足足三分钟。 四姨看了看我,把头埋了头发,又不再作声。 「该进入正戏了。 」我将肉棒慢慢的抵近了,那个期待已久的桃花洞, 发现那里已经充满了甜液。 对于熟透的桃子,不需要可惜,只需用力的享受。 我一捅到底: 「好温暖,好湿润啊…」没有丝毫的八浅二深, 只有连续的机械运动。 身上的女神在「呻吟」,我在嚎叫,不到五分钟, 白浆便充满了蜜穴。 我紧紧抱着女神,十指紧扣,而女神也在享受着这幸福的一刻。 三十分钟后,冲洗完毕的四姨,穿着浴衣带着一脸的红晕, 来到了沙发前。 四姨眼睛充满了复杂,但是我知道她已经臣服于现实了, 那扇早该打开的情欲之门已经在刚才开启了。 我掀开自己的浴袍,指了再度雄起的肉棒, 笑道: 「它还想。 」四姨没有回话,用手抓住着了我的肉棒, 全力的吸吮起来。 又是一个幸福时刻。 馀下的日子是幸福的,虽然偶而也有害怕与担心, 但是没有熟人的这里提供了最好的保护。 女神脑海里曾经的梦想,都一一得到了实现。 我知道,她不再是我的四姨了,她是我的女人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