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晚由梨子睡不着觉, 在床上翻来覆去伸手摸双人床的另一边, 只有空空的凹痕而已 感觉不出丈夫的温暖。 看了枕边的时钟,过了下午十一时,经洛杉矶到巴西首都的丈夫大概还在机中, 要建巨大的水坝特别组成预备调查指导者的丈夫 要深入险地的丈夫他辛劳是可想而知。 四十二岁,人生最活耀的时期,在一流建设公司担任干部的信一郎来说, 这次的预备调查对他是一大挑战。 信一郎踊跃出发,但是,留下由梨子每天过着苦恼的日子。 说出来很害躁的事,她第一次结婚时,对性行为感到痛苦, 丈夫单调又乱来的举动影害了她也说不定。 曾经是同窗的学友们,他们都高兴谈性的话, 把欢乐露骨表现着谈论时由梨子都知道那是他人的事。 丈夫突然不明的去世时,由梨子说真的放心。 活用着语言学登记人材公司而认识了早见信一郎, 恋爱的结果是再婚。 这件婚事家人不赞成,连朋友也反对,四十二岁的信一郎与二十七岁的由梨子, 年龄差短太大而且男方还有一小孩。 「由梨子,你还年轻,想生几多个都可以, 为什么要和一个有孩子的人结婚呢……」母亲哭着劝由梨子 但是由梨子与信一郎结婚是缘份或命运吗?她与信一郎初见面时 确信个性相合的感情而产生的。 由梨子与他虽然年龄相差很大,信一郎很疼她, 而夜里夫妇生活惊人热情对待由梨子,大概是信一郎想根除由梨子前夫的阴形而努力也说不定。 经过二个月后,由梨子嚐到性的欢乐。 不知是何时,信一郎暗地里把两人做爱时所说的话录了下来, 然后找机会放给她听由梨子起初以为是他人情事的再现。 「啊……老公,插进去,已受不了了!我求求你插进去!……」知道那是自己的声音, 那时既惊讶又不好意思。 但是,虽然这样,由梨子的股间已溢满了淫液, 身体因等待粗大的肉棒插入而颤抖很明显地能看出由梨子大大的飞跃了。 「啊!」由梨子回想昨晚的事而叹息,无法控制本身的骚动, 淫水一直的涌出来。 半年来如果都是这样的话,一定会发疯。 用手打开床灯,因为是初秋,房间凉凉的, 对热辣辣的她会感到较舒服于是由梨子便把棉被踢开。 由梨子像青春年少的高中生般十分亢奋, 解开睡衣的钮扣身上的香水味飘逸着把心情向往奇怪的方向。 想起丈夫出国前,拿两只手指夹着凸起的乳头, 不由得也把自己的手指模仿丈夫的爱抚。 睁开眼,幻想着丈夫的手,现在她很想把挺直的肉棒含在嘴里舔, 吸吮抚摸。 「老公……我……我想做爱……」V字型的手指移到下腹部, 三角裤已经湿了从薄薄的布料上面抚摸着耻毛。 「形状很好看,生得没那么密,像是高中生。 」由梨子经常对丈夫说: 「啊啦!老公, 那么年轻的女孩你也尝试过了?」「不是 只是想像啦!」由梨子自己也觉得耻毛少了些 但丈夫反而夸她感到非常的高兴。 这是老公的手啦……由梨子从三角裤上用手指往后磨擦, 只有这么做就一阵的麻痹。 「好舒服!老公……」丈夫硬直的肉棒接近来, 从心底就欲望着在内洞口磨擦花唇、肉芽 然后侵入肉洞里的感觉。 想到这里,一件薄薄的三角裤变成多馀, 抬起双脚 从脚跟拉出三角裤往下看,两个隆起的乳房起伏着。 把两个枕头置在一起,在上面再放有弹性的坐埝, 上半身大概有四十度的倾斜乳房下面的小腹部有一小撮的耻毛。 双手抓着双乳揉,用手掌轻抚着乳头,这时生出一阵麻痹般的快感。 由梨子的手实现了丈夫爱抚的方法,把自己的手幻想着丈夫的手, 所以快感也更强很舒服的感觉。 「老公……做,再做……」向幻影说话, 不知从何处也听到了丈夫的声音: 「很舒服的样子 由梨子。 」「是,真舒服……」「只有这里就好了吗?」「不, 下面也要!」「女人要求越多男人越高兴。 」由梨子听见丈夫这样说。 「下面也要……快点!……」好像信一郎就在旁边似的, 由梨子在自言自语。 左手放在乳房,右手伸到下面,立刻抚揉充血的肉芽, 好像小孩吃饼把最好吃留到最后。 同时,自己很快就嚐到快感,回忆着和丈夫交合, 慢慢浸在悦乐的世界里抚摸着微卷的耻毛。 「啊!……」只有这样,她就忍不住马上进行自慰动作。 自己本身渴望像迫切需求,快感随着更增加, 由梨子和信一郎这半年的夫妇生活领略过。 初婚时,丈夫没有给由梨子充份的准备, 忽忙结合等她适应时自己已经早早放了出来。 那种无味的性交,由梨子再婚后,被信一郎彻底的矫正过来, 咬着慢慢细嚼从头开始。 被教过的由梨子,短时间就嚐到女人的欢乐, 大概是进入女人的旺盛期的影响。 由梨子等不及夜的来临,虽然不能像年轻夫妇那样每晚性交, 但是信一郎一定抱着爱抚她。 由梨子初生以来,嚐到夫妇生活的幸福与快乐, 说害臊的话。 早上她送走信一郎和明信,下腹部从前晚就开始痒痒, 自慰变成她每天的课程回复和前夫完全想不出变化的生活。 疼她又有前途的丈夫,像成绩又好又有理性的孩子围绕着她, 由梨子现在是最幸福的人。 所以这半年的离别,由梨子认为是神赐给她的一种磨炼, 想到半年后的肉体欢乐就好像被吞入快感的浪潮。 「老公!快做……」由梨子终于用指头扫着充血的肉芽, 轻轻的触摸脑里一阵麻痹下腹部的黏膜雀跃, 自然的秘唇翻开的感觉「啊!这里插入粗大的肉棒多好……」这次用指甲搔着黏膜边 像接通强烈电流似的颤抖腰肉腔内喷出淫水。 「阴户,真舒服……」小声自言的由梨子, 没人在也红着脸在人前决不听女性器官的俗称 无意中在耳边听到丈夫耳语时的害羞和奇妙的亢奋 又被强制说出口时那解放般的爽快感是无法形容的 由梨子不断说着完全沉醉其中。 有潜在魔力的那种话,这次说得很清楚, 女阴收缩着全身起了痉挛二只手指已不能满足, 用全部的手指中指磨擦裂沟的阴道口食指和无名指磨擦阴唇, 大拇指压迫勃起的豆粒大的阴蒂。 手指到手掌都被淫水濡湿,像溶化般滑熘熘的感觉, 缓和了刺激。 「啊!爽……真爽,老公……」不但动手, 真的性交般移动着腰刺激更强用手掌覆盖着阴部慢慢地上下抚摸, 中指差点滑入洞里忍耐着只擦充血表面的黏膜。 有时发出像猫吃奶声,如今那声音更增加了快感。 「真舒服……」由梨子的声音高起来,自己的「好状况」真想让丈夫看看。 挑拨时,丈夫像小孩般的模样真想看,忍不住将中指插入肉洞, 发出不能听的声音。 整个中指没入肉洞里,夹着指腹的肉,很明显地可以感觉出来好像一层层要翻过来似的。 由梨子有力地磨擦,感情倾向加虐性方向, 尽量用拇指厚厚的肉用力压迫阴蒂 痛!但是产生比痛更敏锐的快感。 「真舒服……」挺起腰,插入中指的肉洞凸出扭曲, 手的动作更快速了。 丈夫常会在这时候振动着手,由梨子也模仿丈夫的动作, 虽然没有丈夫的快速但是连续振动着柔肉 由梨子仍沉浸在快感中。 快达到高潮,要得到已经很容易,由梨子尚迷惑, 想拖延时间保持「好状况」对自己的贪婪吓呆而苦笑。 手腕酸痛,便停止振动的方法,磨擦黏膜, 继续不停「快要丢了……」不觉中吐出哀怨声忍着。 由梨子转向化妆台,三面镜里映出自己的容态, 要上床之前先把中间的镜子稍为调整向下方所以全身都照出来。 雪白的裸身中央点缀着耻毛,有点像少女未成熟的感觉。 拉开阴唇,红红肉片因湿润而发光,丈夫的硬大肉棒, 常通过狭窄的肉孔插进来。 先用食指插入,很快就进去,再加上中指也随着插进去。 抽送时,筋肉也唿应着收缩,因流出白浆, 所以抽送时不会很困难;再加上无名指 腔口大大的扩张筋肉霎时扭曲;不久第三只手指也进去, 压到根部密盖在腔口在洞里的手指搔动着 根部的肉强有力地压着阴蒂 内外的快感倍增。 「啊!啊啊!……好舒服!」挺着腰划着圆圈, 淫水通过屁股的裂沟流到肛门滴落在床单。 由梨子感到自己在做污秽的事,但是越污秽, 贯穿体内的快感便越强。 最后,第四只的小指也跟进,四只手指合着抠挖, 磨擦肉壁有时手指也会碰到G点的地方。 「嘻……」这时,由梨子美貌的脸容扭曲, 唇里发出像怪鸟般的叫声。 由梨子磨擦、搔着、按着,映在三面镜里的姿势, 用热嫩润湿的眼睛看着。 突然,由梨子的脑海里有一种破灭的想法交错, 不犹豫的反转过来像狗般四肢爬着。 由梨子更觉昂奋,双臀的裂沟向着镜子, 前后的裂痕映在眼里 点缀在裂痕边的耻毛看起来更淫糜。 插入的四只手指往小腹方向拉,纵裂的沟大大地向外扩阔, 那异样的阴户形状令由梨子非常兴奋好像是被丈夫做的。 在那里有另一个自己的脸似的张开笑口, 把腔口拉大 黏膜哀叫着耻毛垂下,卷在手指上, 白浆经四只手指流到手腕。 把两脚稍微摆平,淫口开得更大,虽然很痛, 但是很舒服由梨子陷在矛盾中。 搔扰里面的动作,就快达到高潮,尽量忍住, 又仰卧着把双腿并拢的高高抬起来。 四只手指夹在秘穴里,大腿根的后方露出凸出的阴唇, 用手指插入。 「老公……来了!快来了!……啊!丢了!我要丢了!啊啊……」四肢微微的颤抖, 由梨子不能持久地抬高双腿像投出般的放下双腿 吐出一阵阵淫液。 由梨子到最后已没有力气从肉洞抽出手指, 指缝溢出大量的媚液。 在脑海里浮现着丈夫的肉棒,啊,真想要像那样的夜, 每天都要过想起来就有忍不住的感受本想忘掉, 但又开始玩起自己的身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