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惜弱个子不是很高,但身材很匀称。 说起来非常漂亮。 一身宫装把她的打扮得分外妩媚性感。 丰满成熟的风韵从她身体的每一个部位散发出来, 雪白圆润的大腿从裙子下面暴露出来闪耀着迷人的白光。 外衣扣没有扣,里面是一件紧身的肚兜,两个乳房很大。 两只脚不大,外面穿着雪白的棉袜。 说起儿子杨康的病情,包惜弱不禁抽泣起来, 唉!包惜弱由于激动胸前的高高耸起的双乳也随着抽泣而晃动, 晃动时显得柔软而有弹性。 梁子翁藉故帮包惜弱拭眼泪, 右手像是无意地凑上去在包惜弱柔软的胸部摸了一把说: “只要你愿意和我, 你儿子杨康就有救了怎么样?”“别这样, 梁子翁。” 包惜弱拼尽全力挣脱了梁子翁的拥抱,站了起来, “我不是那种轻薄的女人你如果肯帮我们,我们会感谢你的”“你别傻了, 能不能治好你儿子杨康的病也难说了有办法你也不会找我了, 这世上的事就是有付出才有得到。 就说女人吧,想往我身上的多得不得了,我还懒得要呢, 我就看你顺眼我向你保证,就一次,你跟我一次, 我把你儿子的病治好以后保证不找你了,女人我玩不完呢。 好不好,好,你就过来,不好,你出去,我还可以省点功力。” 梁子翁坐在沙发上,看着包惜弱,端起茶来一边喝着一边盯着她曼妙的身体扫来扫去。 “怎么办?”包惜弱听着梁子翁要胁的话语, 心里浪滔翻滚她不想做出对不起丈夫的事,她的良心、她所受的教育告诉她要大声骂一遍这个人面兽心的东西后摔门而去, 但她这一去儿子的治病就泡汤了,这,这……“人要看开一点嘛, 是不是。” 梁子翁站起来走到包惜弱的旁边,双手一伸就抱住了她, 头俯在她的耳边轻轻说着手利索地解着她的衣扣。 怎么办,怎么办,包惜弱只觉脑海一片空白, 一会儿见到志华在骂她: 你这个不要脸的东西 一会儿见到儿子病治好了在生蹦活跳地玩。 在她混混沌沌间,她的上衣已经敞开,挺拔的双乳跳了出来, 肚兜被扔到了地上长裙褪到了地下,粉红色的内裤被拉到了膝盖上, 当一根粗大热烫的阳具从后面直插她的股间时 她的大脑突然清楚起来 大叫道: “不,不要, 啊……梁子翁…啊……不要。” 身子奋力扭动,将内裤拉回,欲要挣开梁子翁的怀抱。 还没等她反应过来,梁子翁已经一把将她抱住, 嘴巴立刻吻上了她半张的唇。 当梁子翁的舌头伸进她嘴里开始吸吮的时候, 包惜弱才反应过来她用力挣扎着想摆脱梁子翁紧紧的拥抱, 被吻住的嘴发出“唔……”含混不清的声音。 梁子翁紧紧抱着梦想已久的丰满身躯,使劲摸揉着, 那充满弹性的温暖肉体让他的脑子忘记了身边的一切。 他嘴里含着包惜弱两片柔软湿润的嘴唇,舌头舔着她光滑坚硬的牙齿和滚烫跳动的舌头, 吸吮着她的唾液口中感到无比的甜美。 一对丰满的玉乳裸露在了梁子翁的面前, 他用手抚摩揉捏着乳头由于自然的生理反应勃起了, 立刻变大变硬接着他便张嘴亲吻吮吸起来。 而下体的蜜穴被梁子翁用手隔着内裤抚摩着, 包惜弱的反抗立刻减弱了下来但她心里还在拼命反抗, 不停告诫自己不能做对不起丈夫的事情然而梁子翁的热吻令她所有的防线都崩溃了, 包惜弱情欲被挑拨了起来不由自主地抱住梁子翁宽阔的后背, 轻轻喘息起来。 “看,你都湿透了。” 内裤被从丰满的臀部上剥下,褪到了大腿上, 丝丝阴毛下的花瓣已经分泌出大量的淫水。 “讨厌!”包惜弱羞红的脸扭向一边, 她已经控制不住自己的情欲了瘫软地倒在铺盖上, 任凭梁子翁把她剥得赤条条一丝不挂。 “来吧,宝贝。” 梁子翁紧紧地抱着她的娇躯,硬硬的阳具奋力往前插, 顶在了她的阴道间老练地插了进去。 包惜弱轻轻哼了一声,一种陌生的充实感从底下升起, 她身体一软 心里暗叫道: “完了。” 一行眼泪滚落下来。 火热的阳具深入了她的体内,包惜弱心中一阵酸痛, 她不想没了这个家昨天晚上,她还要四王爷了两次, 最后逼得四王爷用手摸了她阴部好一阵包惜弱才在痉挛中有了高潮。 高潮之后,她才沉沉地睡去。 为了儿子,现在只能够这样了。 “别哭了,你看我不会比你老公差吧。” 梁子翁将她推着弯趴在床上,让她的屁股向后翘起, 又快又勐地从后面抽插着。 这是她第一次被男人从后面干,一种陌生的刺激感从心中升起, 只觉阳具的每一次插入都插到了志华从没达到的深度 时不时碰到里面敏感的软肉每一次碰触都会激起一股强烈的快感, 忍不住前后摇着屁股寻找着他的抽插节奏,往来迎送起来, 眼角的泪水渐渐干涸红晕再度涌上脸庞。 在这最直接的刺激下,本已埋葬在心里的性欲又一次被撩拨起来。 由于昨晚要了两次,现在又被梁子翁的一次次的抽插, 包惜弱的阴道口有些红肿黑黑的阴毛已经煳满了黏液。 她的阴唇由于充血,红艳艳的,像鲜花一样绽开, 花心所在的地方是阴道口里面的黏液还在向外涌。 包惜弱只觉得那根坚硬的肉棒像一根火柱,在阴道里熊熊燃烧着, 烧得她娇喘不已春潮四起,她不停地抽搐着呻吟道, “求你了快点好吗?”被梁子翁干了一个小时, 他还没有完的迹象。 包惜弱只求他快点。 儿子就在另一个房间,醒了就不敢想像后果。 包惜弱白皙的身体随着梁子翁的冲击颤动着, 两手紧紧抓着床单皱着眉头,神情看不出是快乐还是痛苦。 坚挺光滑的乳房剧烈的颠簸着。 梁子翁迷醉在她湿热狭窄的腔道里,坚硬的阴茎一次比一次更深的刺入她的身体, 可能是男人的天性吧每一次做爱梁子翁有种强烈的征服欲和破坏欲, 想要让包惜弱在他的攻击下彻底崩溃。 梁子翁抱着包惜弱的香肩,阴茎更加勐烈的深入她的身体。 两人小腹撞击发出的声音盖住了她的呻吟和梁子翁的喘息。 梁子翁阴茎一阵阵地痉挛,“快了,我快要到了。” 狂烈的喘息着。 包惜弱突然睁开眼,双腿扭动,慌乱的推着他的胸膛, 急促的说: “不要不要,不要射在我里面……”她的挣扎根本无法抵御梁子翁狂暴的力量。 而她的挣动只是带给梁子翁更强烈的快感。 。